.易南辞.

文笔小白
红往墙头草

『千凯千』一个小段子

—新手上路
—文笔轻喷
—圈地自萌.
—不上升 上升胖十斤
—强强向
—不以配图定攻受
——
王俊凯不是没想过
有一天会参加易烊千玺的婚礼
易烊千玺和他爱的人的婚礼
——
王俊凯早就知道
他的么儿,他的易易,会有喜欢的人
会有爱的人
会和他爱的人结婚生子
会想得到我的祝福
会每天给她洗手作羹汤
会每天给她说情话,说晚安
会每天和她手牵手 肩并肩
会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她
会和粉丝分享他的喜悦
会每次一想到他爱的人就会笑
每次一想到他爱的人眼睛里就会有光
我会很难过但是还是会祝福他
因为那是他爱的人,而我爱他
——
不过至少,他们一同步入了婚礼现场
不管是以什么身份
一辈子的兄弟 也挺好的。对吧。
但是他高估了自己
也低估了自己对易易的感情。
千玺婚礼筹备期间
他一个人,推了所以行程,重要的不重要
的,把自己锁在许久不用的练习室里,对
着镜子一遍一遍练舞
当初他的易易给他编的舞,你看,他还记
得呢,但是有些细节忘了,就一遍一遍的
扣,一遍一遍的练…
整整一天,没人找得到他。
到最后,找到他的,是他的易易。
你看,易易多棒啊,我们卡卡在哪里他都
能找到的
王俊凯笑弯了那双醉人的桃花眼,“易
易.”
王俊凯有时候在想
吊两瓶水需要多久
大约
一个半小时
九十分钟
五千四百秒

足够,
心跳5400下
眨眼675下
听歌26首
可是如果身边有个你
便只足够看你一个半小时
聊天九十分钟
共处五千四百秒
有时候,他真想就这样,在病房里,和他
的易易。
他们没能聊天90分钟,因为谁也没开口
千玺出去接了个电话,王俊凯隐约听
到“婚礼推迟了”“最重要的人不在”之类的
话,所以易易心里有他,对吧,王俊凯盯
着千玺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笑,苦笑
么,挺甜的。
千玺回头,撞上王俊凯没来得及收回的眼
神,和眼中的笑意。
“易易,其实你不用为了我推迟婚礼
的,我.…”王俊凯低下头,想说些什么,却被易易打断
“嗯?主角不在,我和谁举行婚礼?”千玺目光狡黠地看着王俊凯,走过去,抱住他。
“我的傻哥哥,易易喜欢你,想和你在一
起一辈子的喜欢”
王俊凯抬起头,愣愣的,事情的发展好像
不太对???
易易吻了吻他的耳垂,接着说道,“其实
我不是同性恋来着,就是喜欢你,别人都
不行。”
王俊凯此刻已经清醒过来了,脸红红
的,“那..你喜欢我哪一点”
“嗯?我不知道诶,可能.…你长得好看
吧,就是那种,想让吧,就是那种,想让我把你带回家藏起来谁也不给看的好看”他的易易抱着他,说着不知道算不算情话的情话
王俊凯笑了,“死颜控”
“哼,你不也是。所以你愿意跟我在一起
嘛,一辈子的那种,只能被我带回家,只
能和我睡的那种。”他的易易蹭了蹭他的
脸颊,像只撒娇的狐狸,对,狐狸,不
然,怎么能轻易地,迷了他的心
呢。“好,一辈子,只和你一辈子”
两个死颜控就这么在一起了。
因为,这个世界上
比易烊千玺好看的,只有王俊凯一个
比王俊凯好看的,只有一个易烊千玺

邬童和尹柯没羞没臊的日常生活

Ⅲ.
—新手上路
—文笔轻喷
—圈地自萌.
—不上升 上升胖十斤
—强强向
——
“呦,这不是邬童和尹柯嘛,怎么,你俩又腻歪在一起打棒球了?”中加队长江狄带着队友来训练,看到了久违的尹柯,过来调侃几句,“诶,果然有尹柯的地方一定有邬童啊”
“哎江狄,你什么意思啊,你看不到我还在旁边的嘛”班小松心塞塞的,在尹柯家里吃狗粮就算了,还被人忽视,明明大家都是单身狗来着...
『松宝宝委屈,但松宝宝不哭』
“好久不见啊,江狄”邬童笑着和江狄打了招呼,然后回头看了看尹柯,对他挑挑眉。
尹柯用一种“你怕不是个傻子吧”的眼神看着他。
“来都来了,比一场不”江狄放下训练包,跃跃欲试
“行啊,来”邬童表示完全不怂,怕什么,有柯柯在呢
——一场比赛下来——
“呼——”两边都已经累的筋疲力尽了,“不打了不打了,都说投手是捕手他老婆,一点错没有,呼”江狄一边擦汗一边侃着
尹柯笑而不语,邬童却已经炸毛了,“江狄,你瞎说什么呢”
『我们童童内心OS:老子是攻好嘛,在上面的那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班小松不要命地大笑。
“小松”尹柯憋着笑喊了小松一声
“啊,怎么了尹柯”班小松回头
“没什么,就是想说一句,作死不易,且作且珍惜”
『暴力现场,少儿不宜,净化屏幕,世界和平』
等中加的棒球队走了之后,训练场就剩下他们仨了,班小松在一旁坐着,幽怨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柯童
“尹柯,想跟你说件事”邬童抱着头,躺在尹柯身边,突然开口
“嗯?怎么了邬童”尹柯转头看向邬童,看见了邬童含笑的桃花眼,和眼里倒映出来的自己,那淡然的琥珀眸子也不自觉的染上了一抹笑意。
“我...我可能,喜欢你”邬童现在心里五味杂陈的,一方面,说出自己的心声很开心,另一方面,他也害怕尹柯会觉得他是个变态,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做...
“嗯?”尹柯挑挑眉,果然是和邬童待久了,连眉毛上扬的角度都一样
邬童心下一紧,柯柯...
“只是可能吗?嗯?”尹柯戏谑地看着邬童,他刚刚把邬童的表情尽收眼底,这个傻子童。
邬童诧异地抬起头,愣愣地看着尹柯,良久。
尹柯也一直看着他,含笑看着他。
邬童突然,覆上了尹柯的唇。
——
233333
这一章大概是往昔?
也可能是红尘23333
墙头草属性就喜欢看强强呐
就是心疼我们的松宝宝233333

邬童和尹柯没羞没臊的日常生活

Ⅱ.
—新手上路
—文笔轻喷
—圈地自萌.
—不上升 上升胖十斤
—强强向
——
“叮咚——叮咚——”一大清早的,门铃响个不停,沙发上的邬童微微蹙眉,翻了个身,用抱枕捂住耳朵,完全没有打算醒来的迹象。
“来了来了,谁啊”尹柯从床上爬起来,可能...还伴随着起床气
“我,班小松”尹柯一打开门就看见班小松的笑脸,“尹柯,早啊”
“早,小松,你一大早上过来有什么事吗”
“啊,没有啊,就是听说邬童住你这,来跟你们说早安啊”班小松挠挠头,笑的老开心了
尹柯面上挂着礼貌的微笑,心里却已经有了想要把班小松扔出去的冲动,大哥,才六点钟啊
“班小松!一大清早的你有病啊”邬童被他俩说话吵的睡不着,又不能对柯柯发脾气,可怜我们的松宝宝咯
尹柯拉住邬童,试图让他淡定一点,『柯
柯委屈,明明我也有起床气的哼╯^╰』“邬童你别这样,早睡早起身体好”
“就是就是,我是为你们好”班小松瞬间接腔,向尹柯投去感谢的目光,“今天天气这么好,要不我们去训练吧,过两天还有比赛呢,怎么样”
“一大早上训练?班小松你认真的吗”邬童也是服气的嘞
“嗯啊,今日阳光不燥,微风正好,正是
训练的好时候啊”班小松作陶醉状,“而
且,我是队长,你们应该听我的”说罢躲
到尹柯后面
“好了邬童,听小松的吧,正好我也想出
去走走”尹柯怕他俩打起来,到时候还要
收拾房间
“好吧好吧,尹柯都开口了,那就走吧”邬童趴在尹柯身上,像个树袋熊,顺便伸手拍了班小松一下,“柯柯我困”
尹柯表示非常无奈,但还是扶着邬童的
腰,把他带去洗漱
『我都被打了还要看他俩秀恩爱?!小松
委屈.JPG』
——
23333
这一章大概是红尘23333
我们柯柯男友力max
实力心疼我们松宝宝
望喜欢

『刘志宏x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突然想起来 少主走了两年了
—爬起来肝了这篇文
—不要上升 仅想念少主
—脑子很乱 文笔小白
—求轻喷.
……
今天是七月十五号
一大清早,我那准点报时的闹钟就提醒我了。
『现在是2018年7月15日北京时间6点整』
我一如往常地从床上爬起来,换衣服.洗漱.叠被子.做早饭,看起来很平静,这一切,不过是在别人看来罢了,当然,我一个人住,也没人看得见。
——
“我只是去国外念书,又不是不回来了,我到那还会给你打电话呢,哭什么啊,乖”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不知道”
“ε(┬┬﹏┬┬)3 ”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明年的今天我就回来,好不好?”
“拉钩”
“好...来,拉钩”
——
两年前的我们,送他到机场的我,和远渡重洋的他。
两年了,他没有给我打过一通电话,之前的号码也成了空号,就这样,他从我的世界消失,无影无踪。
当然,一年前,我也没能等到他。
我以为,我不会难过了,然而,不难过个屁啊,刘志宏老子想你了啊...
时间就是个骗子,明明说好可以冲淡一切的。
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继续等他,
我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
我会。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都会一直等他
毕竟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
少主啊...
你知道我们都在等你么。

邬童和尹柯没羞没臊的日常生活『短篇连载』

Ⅰ.
尹柯一直觉得,邬童是那种看起来很欠揍,但是又很孤独,让人想保护又想蹂躏的猫咪男孩,至少,在他把邬童领回家之前是这么想的.
(请不要相信这个文案,我们童童就是会炸毛的猫咪,是会被大脑斧吃掉的哦)
(攻受不明,属性不明,文笔小白,但是我超凶der,你你你要是凶我,我我我就骂你QAQ)
——
第一天.
“邬童,我这两天挺忙,没咋收拾房间,你找个能落脚的地儿坐下吧,啊”尹柯打开自家的门,面对一片狼藉的屋子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搬过来还没怎么收拾,有一丝丝尴尬的瞄了邬童一眼。
邬童挑了挑眉,随意坐在一摊不知道是脏还是干净的衣服上面了,“没事,就是没想到...原来你...平常...这么的...咳”
尹柯轻“咳”了一声,看看,多直(qian)白(zou)的邬童。
“多大点事儿,我俩这关系,有啥不好意思的”邬童一边收拾帮忙东西,一边给尹柯甩了个wink,尹柯白了他一眼,“噫,你还真是...适应能力强”
邬童笑了笑,摇摇头,心情真是美妙呢。
——
“尹柯,你家没客房么”邬童帮着尹柯收拾了一下房子,顺带逛了一下,客厅,厨房,厕所,饭厅,卧室...卧室,饭厅,厕所,厨房,客厅...来来回回逛了两遍,也没找到客房的邬童出声询问尹柯。
“啊?没啊,你不跟我睡吗”尹柯正在电脑前面敲着毕业论文,带着一副防辐射镜,听到邬童的问题连头也不抬。
邬童对尹柯的回答可以说是非常满意了,但还是戏谑道:“尹柯,你是不是对我图谋不轨啊,嗯哼?”邬童从来不曾怀疑过自己的魅力。
然而,人呢,还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啊?你不愿意和我睡啊,也行,我一会帮你收拾一下沙发,你睡沙发吧。”尹柯闻言,敲论文的手顿了顿,但是没停,还在敲着他的论文,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
圈地自萌
不上升
偶尔ooc望谅解23333

不好意思,占tag做个群宣

一个新开de拼米团
静待小伙伴们加入w
/顺便求一个会做表的小仙女.一个能够帮忙开相册的小仙女诶嘿.‪♡
欢迎加入只想买买买de拼米团
群号:781162460